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度假选择

国设
段子。。。吧,证明我在垂死挣扎
感谢点开此文的所有小天使们,在此鞠躬    

     像世界其他国家人民一样,美国人喜欢假期。
    
  他们盼望着假期,在假期还没开始前就已经激动澎湃,规划好假期的娱乐。
  
  因此,他们也喜欢度假。
  
  在七月的金色阳光下,他们开着大的吓人的吉普车,尖叫着驶过风烟弥漫的原野公路,或去他们百去不厌的西部城市——洛杉矶或是西雅图——愉快的玩乐,举办篝火晚会,喝着啤酒高声唱歌。就像他们的国家一样——自由、疯狂。
  
  有时他们也翻过国界,去他们的老邻居加拿大那里看几场棒球比赛,这有时让加拿大很头痛,因为他安静的快要与养老院媲美的生活总是会被聒噪的美国人打扰。 而富有的家庭会去欧洲国家的旅游胜地感受艺术的熏陶,当然至于艺术是否能压下他们的野性与乡俗气息就不了了之了。
  
  但美国与他的国民不同,他首选的度假地绝对不是具有浓郁艺术气息的法国巴黎和意大利罗马。他总会首先定下前往英国伦敦的机票。
  
  即使那里的天气就像英国本人一般,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有时英国也想打发美国去别处闹腾,但美国总是找各种理由死皮赖脸地留下,他说他喜爱着英格兰低矮的绿色山丘,也享受着古朴庄重的街道和教堂。但只有他知道,一切的花言巧语只是为了掩盖住他想粘着英国的真实心思,而且他也知道,英国人并不真想赶他离开。
  
  像现在这样,当他熟练的用钥匙打开英国家的门时,他看到正在看报纸的英国抬起头对他皱了皱眉:“怎么你又来了,忙完会议还要照顾你这个家伙,麻烦死了……”而美国只是笑笑,再熟门熟路的走进厨房,去品尝英国其实早已准备好的拿手的红茶和不拿手的司康饼。
  
  吃完午饭,美国便决定让英国好好带他逛逛伦敦的大街,并坚持着不接受反对意见。他将这描述成一场浪漫的约会,而英国表示深深的不屑,“只是带着一个幼稚的大龄儿童玩儿躲猫猫的游戏而已,来过我家这么多次你居然连几条著名的街道都找不见你智商肯定是负数吧!”
  
  但他最终还是去了,一如往常。
  
  伦敦今天难得有阳光,路上到处是晒太阳的英国人民,其中还包括一个英国。他伸着懒腰,舒服地感受着暖融融的日光和之前下过雨的清凉。“感谢我吧,上帝听了我的祷告,决定给你家阴沉沉的天气放个晴。”看到这样放松状态下的英国,美国不禁揶揄到。
  
  “我猜上帝可能嫌你太烦了才答应了你的要求,不正宗的基督徒。”英国一如既往地讽刺着,但嘴角淡淡的弧度证明他心情不错。金色的光撒在了年长国家的碎发和眼睛里,绿莹莹的像两颗祖母绿宝石。他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悠悠的说,
  
  “不过,你带来的晴天可比和欧洲的老狐狸们交谈以及给看过恐怖电影而睡不着的你数羊有趣多了。”
  
  “噢,英国,你总记那些陈年破事,”美国不满的嘟囔,“数羊数到最后睡着的还不是你,骄傲的不列颠绅士。”
  
  “总比某个睡不着觉的胆小鬼好多了哈哈哈哈……”英国自认为有趣的笑着,任凭美国向他瞪着凶狠的双眼。
  
  有时,美国真的很讨厌英国,他总是那么刻薄,总以为自己还是四百年前那个穿着裙子的可爱小男孩。但更多的,他感激英国在他们的决裂后仍能将最大程度的喜怒哀乐呈现在他眼前。这让他感受到英国的信任,看到在同任何人保持距离的同时他离英国的心最近。
  
  起码他们在距对方一英尺甚至更近的时候没有打起来。
  
  他们又安静下来,聆听着风和游人的欢笑声,沉溺于各自的心事。阳光似温柔的微笑,笼罩着常年潮湿的欧洲古城。柏油路上疾驰的汽车,古铜色的古老高塔,在光的润色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辉。自然与文明,守旧与先进,辉煌与衰落,伦敦折射着英国的影子,美国知道的,他一直追逐着这个影子,毫不厌倦地追逐了百年。
  
  美国斜眼偷偷看向英国,对方心不在焉的,低头沉思着,他在想什么呢?英国长长的睫毛微微盖住眼睛,牙齿抵住下唇,就是这张脸,让美国在他诞生之时就一直痴迷着,直到现在。他将爱恋之情深深埋在心里,然后,行动在手上——
  
  他开始假装不经意间轻轻触碰英国的手指,然后悄悄的,牵住了对方的手。
  
  英国似乎发现了他的小动作,但他只是翻了个白眼,任由任性的超大国握紧自己的手,就像他自己开始任性的依赖起他的陪伴一样。
  
  美国笑了,笑的无比真诚。
  
  比起用美元换石油,开着自家航母在大洋中横冲直撞,果然还是更喜欢在假日,在不下雨的伦敦,安静的牵住你的手,你知道的。

Fin.

后记:第一篇正式的国设,很短。。。最近看国设作品比较多,就写了一篇,望不嫌弃。
文不对题,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所以现在有人吗?
  
  
  
  
  
  

评论 ( 5 )
热度 ( 37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