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疲惫之日

   by米粒
  *国设米英
  *失踪人口回归
  *超短
  感谢点进来的朋友,祝阅读愉快【鞠躬】
  
  “啊啊啊,这该/死的鬼天气!”雨天,美/国一边收好伞走进公寓一边抱怨连连。
  
  “一年总有那么几个月令人讨厌,美/国,你已经在车里发了一路的牢骚了。”英/国理了理被风吹过后更加乱七八糟的头发,冷静的说。
  
  “先是不到一个月前弗州的麻烦事*,再是现在的飓风*……该/死的,自然和人为的力量总是要破坏美好的夏天!”美/国烦躁的抓抓脑袋。他刚刚得到消息,飓风已经登录佛/罗/里/达,虽然早已做好防范工作,但自然力量的狂暴还是让他喘不过气,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也让他分外心疼。
  
  “放心吧,受难群众基本全部安置好了不是吗,除非你家的报道有误。经济短时间可能会损失严重但不影响长远发展……哦天我居然会关心别的国/家的经济!” 英/国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想点好的,你的女神出的新歌又一次霸榜*,MV还挺不错。”
  
  “是啊,”美/国心不在焉的回答着,“黑化帅惨我了。”他甩掉皮鞋,直接扑倒在柔软的沙发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还是家舒服。”
  
  “喂,美/国,把你的西服外套和领带脱下。”挂好外套的英/国看着这个样子的美/国挑了挑眉。他看着无动于衷的美/国,叹了口气。然后他径直走进厨房,泡好红茶和咖啡,又走出来,直接把自己窝进沙发上。
  
  见状,美/国起身,搂住英/国的腰,把头埋在英/国怀里。
  
  “喂喂喂,起来,你多大了,怎么像个小孩子似的。”英/国拍打着美/国的头,心里暗自好笑,这家伙即使长大了内心却还是个粘人的小鬼啊。
  
  “反正我们是朋友啊,让我抱一下又不会怎样。”说完,美/国还撒娇似的蹭了蹭英/国的胸膛。
  
  “别用你那吃完甜甜圈没擦的嘴蹭我,另外,我什么时候承认是你的朋友?快起来,你快重死了!”
  
  “嘿!我什么时候不擦嘴的!……既然,你不承认‘my friend’这一称呼,那么,”忽然,美/国抬起头,狡黠的笑了“ My sweet heart?”
  
  “闭嘴,你个混蛋!”英/国把美/国的头狠狠地按了下去,别过头尽量克制住脸上的红晕,留下美/国一个人在英/国怀里颤抖着大笑。
  
  不过美/国这两天第一次的开怀大笑还是让英/国人松了口气,尽管本人并不承认自己对美/国存在着关心。
  
  
   他们两个一直是这样的,在“特殊关系”下保持着暧昧。英/国不知道该如何说明真实的他们——亚瑟·柯克兰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之间捉摸不透的关系。他们也许是朋友,或是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因为利益关系存在的长期炮/友。可心中隐秘的情感却总是让他为自己幻想中的特殊地位偷偷窃喜。“哦别傻了,你们只是金钱的搭档,胡思乱想不是你的作风,英/格/兰。”他在心里摇摇头,然后在心中扩大了他的距离界限。
  
  但美/国自诞生就以各种方式打破他的界限,令他束手无策。
  
  于是他悄悄选择了任性,对这个肆意闯入他封闭内心的男人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美/国,今天点外卖吧,你晚上想吃什么?哦对了,拒绝汉堡……美/国?”
  
  英/国低下头,看着躺在他大腿上的美/国闭着眼睛毫无反应,他轻柔的呼吸着,睡得酣甜,年轻的脸庞上长着细细的绒毛,一双原本湛蓝的眼睛下吊着两个青色的眼袋,这几天的繁忙使他睡眠不足。英/国不再说话,他轻轻抚摸着美/国的脸颊,缓缓俯下身……
  
  忽然,一双有力的手伸出来,将英/国的头直接按在美/国的脸上。美/国睁开眼睛,湛蓝的眼睛波涛汹涌着,倒映着英国惊讶的神色。他们安静但激烈的吻着,唇齿交接,吞咽着对方的唾液,直到英/国喘不过气来才拉开彼此的距离。
  
  英/国喘息着,半天才连出一个句子:“美……美/国……你……你没睡着……你……混蛋……”
  
  “是英/国你先打扰到我的嘛,”美国疲倦地眯了眯眼,打了个哈欠,“一睁开眼就看到你凑在我面前,我可不允许自己被动,就先下手为强喽!话说英/国你吻技还不错。”
  
  “呵,那我再重复一遍,今天晚上司康饼就腌黄瓜,既然你不说话,那就是同意了。”英国深呼吸一口,狡猾地看着哀嚎的美国,微笑着。
  
  “另外,”他顿了顿,若有所思的说,“我敢肯定,你吃完甜甜圈后一定没擦嘴。”
  
  
  
  
  END.
  
  *应该是8月20号左右,貌似是弗州暴乱,没好好处理引发的游行吧
  *指飓风厄玛,就这两天登录佛州,带来的危害算是毁灭性的,目前已造成七人死亡,大面积长期停电,上万人被困……看来阿米又要忙了,心疼阿米。
  *指泰勒·斯威夫特的新歌《Look What You Make Me Do》,我霉MV里帅爆了!
   *英语应该是“East or west,home is best.”不知道为什么译过来这么接地气(笑哭)
  
  假期忙于学(bu)习(fan),就消失了,更一点点练练手D
  这个夏天真是多灾多难,总之,不论哪个国家,都希望灾难中的人能平安。
  晚安~
  
  
  PS:这个星期日我过生日,悄悄求个生贺( •̀ω•́ )✧
  
  
  
  
  

评论 ( 5 )
热度 ( 49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