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奇异式糕点与爱情

by米粒
  *蛋糕师米*轻度抑郁症英
  *作者对抑郁症一点了解也没有,文中如果出现BUG,望原谅
  *有Dover友情向描写,注意避雷
  *写的写的就和糕点无关了嘛2333
  
  00.
  亚瑟·柯克兰可以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灿烂明亮的眼睛。
  
  
  01.
  “眉毛,快出来,过生日热闹一点有什么不好,这里有很多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你难道真的准备单身一辈子?”电话里,弗朗西斯那夸张的叫嚷在亚瑟耳边嗡嗡炸响,嘈杂的喧哗和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充分证明那个法国青蛙所在的位置绝对不是个令人舒适的地方。 “得了吧胡子,你知道我喜欢安静,难不成…”他的声音忽然上扬,似乎在幸灾乐祸地说,“你还想让我搅了你的约会,让你约到一半的炮直接作废?”
  
  然后他就听见对面法国人气急败坏的叫骂声,对此,他报以毫不留情的嘲笑。
  
  “总之,你们自己玩好就行,不要打扰我。”没等对方回应,他就挂了电话。
  
   虽然表面上亚瑟对弗朗西斯无情且刻薄,但他心里十分感激他的法国朋友,总是想方设法鼓舞他打起精神面对生活。
  
  但这有什么用呢,他想,阴暗的过去和病痛长久的折磨早就已经使自己陷进无止境的黑暗里,怎么可能轻易挣脱呢。
  
  “不要再想了。”亚瑟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穿上了外套
  
  “既然是自己的生日,又是周末,那就出去转转好了。”
  
  
  02.
  亚瑟独自走进小巷,古老的英伦建筑遮住云雾中太阳的白光,墙角渗有水渍,散发着潮气和阴凉的味道。陈旧的房屋下围着一圈栅栏,上面爬满了杂草和藤蔓。一切都平淡无奇,没有新意 ……
  
  这时,一家崭新的店铺进入他的眼睛,它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彩色气球和俏皮的橱窗吸引了亚瑟的注意。他走近一看,是一家蛋糕店,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蛋糕模型琳琅满目地摆在橱窗内。“正好,生日这天买个蛋糕也不错。”带着好奇心,亚瑟推开了店铺的门。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在狭小的室内响起,亚瑟左顾右盼,细细打量着这个小店。店的布局很简单,一个装着蛋糕和其他点心的玻璃橱柜,简洁的吧台,几张圆形木桌和几把软椅。墙上贴着淡黄色的壁纸,上面挂着几幅想象大胆的儿童画。墙角还摆着几个书架,散乱的书籍中悄悄塞了几本漫画书,“真是个童心未泯的人啊。”亚瑟想。
  
  “欢迎光临!”正当亚瑟陷入思索时,身旁传来一声轻快的问候,他回过头来,一个高大的金发碧眼的青年正微笑着站在他的身边,“请问要来点什么?”
  
  “嗯……一个生日蛋糕吧,就……这个款式。”亚瑟轻轻点了点橱柜的玻璃,那里面一个漂亮的巧克力奶油蛋糕模型在阳光下正闪着迷人的金色光泽。
  
  “好嘞!”他看到青年顺手抓起一条围裙和一副手套——听口音应该是美国人吧——走进了厨房,“劳烦问一下,这是送给谁的蛋糕呢?”
  
  “额……送给自己?”亚瑟有点窘迫,毕竟没多少人会给自己送蛋糕。“Wow!意思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了?祝你生日快乐!”美国人微微笑了笑,开始着手于眼前的工作。
  
  于是亚瑟就坐在软椅上,看着厨房玻璃后蛋糕师忙碌的身影。他轻轻将一块蛋糕从烤箱中取出,放在转盘上,抹了无数层奶油,紧接着又抹上一层糖霜。然后,他端出一碗巧克力碎屑,随意却均匀地撒在上面,接着,就到了亚瑟最喜欢的部分,他开始在蛋糕上装饰起来。金发青年取出一管奶油,抿着嘴唇,聚精会神的在蛋糕上挤出一个个不同种类但又漂亮无比的奶油花,就像艺术家在洁净的白色大理石上雕刻精美的塑像,之后又在上面插了许多黑白巧克力棒。最后到了收尾工作,他取来一盒新鲜的草莓,琢磨了一会儿,才把它们放在了合适的地方,随后,他拿了一张写有祝福的卡片,端端正正地摆在蛋糕正中央。
  
  这一过程中,亚瑟一直一语不发。他喜欢手工艺术,喜欢烹饪,更喜欢在一个寂静的角落里,安静的享受它们。他静静地看着美国人忙乱的动作,直到他将蛋糕盒子打上缎带,递到英国人的手里。
  
  “谢……谢谢,”他微微有些紧张的避开了金发青年热情的视线,接过了蛋糕,并把事先准备好的钱交给了他,“您制作蛋糕的技术很完美,很感谢您。”
  
  “那,我就先走了。”正当亚瑟要离开时,他的衣服被拽了一下,“等一下,”亚瑟疑惑地对上了对方的眼睛,那双眼睛蓝的澄澈,是他最喜欢的天蓝色。蛋糕师眨了眨眼,微笑着说:“作为我第一个顾客,我们彼此认识一下吧,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叫我阿尔弗雷德就行,你呢?”
  
  “亚瑟,亚瑟·柯克兰,”亚瑟迟疑了一会儿,直到认为这个美国人不会有什么恶意时,才缓缓报出自己的名字,并尽量向上翘起嘴角微笑,以表示礼貌。然后,他就惊讶的看到,对方伸出藏在背后的手,将一包打包好的巧克力曲奇塞在他的手里,“那么,作为这家小店的第一名幸运客户,您可以享受一份免费的赠品,赠品是我临时想到的,所以有点简陋啦。”蛋糕师微笑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总之,祝你生日快乐,消费愉快啦!”
  
  亚瑟·柯克兰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被什么点亮了一样,闪着点点光芒,“就像……璀璨的星光一样……”直到发现自己盯着人家看了好久以后,才脸通红地胡乱道了声谢,匆忙离去。
  
  “糟糕,自己……是不是……动心了?”
  
  
  03.
  这之后,亚瑟开始有意无意地经过这家蛋糕店,进去坐坐。一开始,店里没有红茶,只有咖啡,所以他不得不点一杯热拿铁和一块抹茶蛋糕作为下午茶。直到某一天,亚瑟发现,自己杯子里的咖啡被换成了大吉岭,“泡的不怎么样,但也不错。”亚瑟在心里做出客观的点评。
  
  他常常坐在极偏僻但又能很好观察到蛋糕师工作的角落里默默品着红茶,偷偷注视他闪着星星的眼睛——阿尔弗雷德是个极其开朗的人,很容易的就交上了无数朋友 ,谈话声和打闹声总是时不时的传到亚瑟的耳边,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也断断续续总结到亚瑟的脑海。
  
  这个二十岁的美国男孩自小就梦想成为一个蛋糕师。为此,他不惜放弃了继承家里富裕财产的机会,孤身一人来到英国,拿自己的全部积蓄开了这家蛋糕店。
  
  当有人问他这值得他这么做吗,他总是笑嘻嘻的回答,“值得啊,”他说,“能看到别人吃完甜美的蛋糕后流露出幸福的笑容,就是最令我快乐的事了。”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阿尔弗雷德年纪轻轻就在制作蛋糕方面极富造诣,但他自己创新的作品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每当美国人一脸兴冲冲的拿着新发明的荧绿色蛋糕跑出来时,其他人总是躲的远远的,这令他感到十分沮丧。
  
  每当这个时刻,亚瑟总会多点一块这样的蛋糕,“味道还不错,”他咬了一口,在心里悄悄评价道。
  
  他默默关注着阿尔弗雷德的一切——他的表情,他的话语,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情感变化。
  
  但自从第一次见面的那场相识之后,亚瑟就再没有主动和这个美国人说话,“他的一切,都太耀眼了,像我这样的人,能远远的看着他,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这么想着,亚瑟的神经似乎又痛了起来,于是他避开美国人的凝视,匆匆结好账,离开了蛋糕店。
  
  
  04.
   亚瑟一直以为,自己和阿尔弗雷德的生活,始终是两条毫不相干的平行线。
  
  但上帝的旨意十分明确,他们之间注定会形成交点,就如他们奇异的相遇那样。
  
  他从来不会想到,这家蛋糕店就算到了圣诞节也不会关门,他更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一天里这家蛋糕店唯一的顾客。
  
  起初,他看到美国人一脸的惊讶,然后,这种惊讶就随着温暖的笑意飞去。
  
  “嗨,你来了啊,亚瑟!”
  
  “嗯,”他轻轻的回答,“不放假吗?”
  
  “刚准备离开,不过,总不能扔开顾客不管吧。”他笑着转回厨房,沏了一杯红茶,放在亚瑟桌边,“话说,亚瑟,在圣诞夜你为什么不和家人在一起呢?”
  
  “……”像是被戳中了痛处,亚瑟沉默了很久,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的说,“我的父母,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我了,我现在基本没什么家人。”
  
  “……”阿尔弗雷德没有说什么,“这就是英国人沉默寡言的缘故?”他突然为自己的言行感到十分愧疚,望向亚瑟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心疼。
  
  “那个……不麻烦你吧……” 亚瑟像是看透了什么,微微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体。
  
  “哈哈哈,不麻烦不麻烦,”阿尔弗雷德连忙打个哈哈敷衍过自己的情绪,“自己一个人过圣诞怪无聊的,多个人作伴就会多一点圣诞的气味。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拿几块木柴蛋糕和苹果派过来,顺便开一瓶威士忌,遗憾的是,圣诞火鸡今天不会光临本店了。”
  
  他为自己的说法笑出了声,亚瑟也露出了微笑。
  
  “稍等一会儿,马上就……”忽然,蛋糕店的门被人一下子撞开,一群年轻人冲进了店内,“惊喜!”为首的银发青年扯着嗓子大声嚷嚷着,“阿尔弗雷德我们来找你了……咦,你已经有约了吗?”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愣在原地,“你们又在搞什么,基尔伯特。”阿尔弗雷德挑了挑眉,“嘿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都是伊莎那娘们想出……哎呦哎呦!”还没说完,银发青年的耳朵就被一个褐发女郎狠狠的揪住。
  
  “那位是谁,你的朋友吗?”趁着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打架,安东尼奥问出了他最想问的。
  
  “嗯,是我的老顾客。”阿尔弗雷德轻轻的把手放在亚瑟的肩膀上,笑着解释道。
  
  “那正好,我们在你这办个派对,一块来参加怎么样。”西班牙人热情的发出邀请。
  
  阿尔弗雷德正要答应时,他旁边的人突然“噌”地站了起来。
  
  “不必了,” 亚瑟急冲冲的说,“我忽然想起家里有些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先走了,拜!”
  
  说完,他挣脱了美国人放在他肩上的手掌,二话不说,大踏步地冲出了人群,走进了黑暗的小巷。
  
  “亚瑟,等一下!”见亚瑟飞速离开,阿尔弗雷德着急了,连忙追了过去。
  
  见到两人转眼间就消失了踪影,在场的人都呆住了。
  
  “呃,咱们是不是搅糊了一场约会?”基尔伯特小心翼翼地问。
  
  “还不都是你的错!”下一秒,他就收到了来自伊莎的暴栗。
  
  05.
  亚瑟飞速穿梭在人群中,大街上灯火通明,圣诞的浓烈气氛感染着街上的人,每个人都露出幸福的笑容。火鸡和甜饼香气的弥漫在每个角落,远处唱诗班的圣诞颂歌在街角庄重的回响。
  
  可亚瑟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是飞快的走着,头部撕裂的感觉恨不得让他现在就回到自己黑漆漆的家里,躺在自己冰凉的小床上。
  
  他并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当阿尔弗雷德的朋友拥入狭小的蛋糕店时,他的心里一开始充满见到陌生人的恐慌,然后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与苦涩。“自己从来就不是他什么重要的人,他怎么可能需要我,我到底在自作多情些什么……”心脏被痛苦紧紧揪住,过去的记忆顿时涌了出来。他想起自己曾经试图靠努力留住离婚的父母,但他们最终还是无情的走了,没留下任何东西,包括对家人的爱。 而他的哥哥们从小没给过他好脸色看,侮辱和咒骂伴随着他的整个童年。……
  
  一瞬间,头似乎像炸裂了一般疼痛。他害怕别人,尤其是阿尔弗雷德发现这样的自己,于是,像逃跑一般,他匆匆离开了蛋糕店。
  
  疾走在马路上,各种负面的想法依然充斥在脑海。他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眼泪开始不自觉的盈满眼眶。
  
  他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心口的疼痛让他泪流不止。
  
  就这么边走边跑了一路,眼见的就快要到家了,背后忽然传来越来越大的喘息声,然后下一秒,他就被人揪住,强行转过了身。
  
  阿尔弗雷德揪住他的外套,在他背后喘着粗气。
  
  “终于追到了,亚瑟你怎么说走就……”阿尔弗雷德惊奇的看到亚瑟哭得红肿的眼睛。他有些不知所措,“怎么了?”他慌张的问,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擦英国人脸上的泪水。
  
  “没什么,”亚瑟躲过阿尔弗雷德的手指,偏过头,不去看他的双眼。
  
  然后他的头就被阿尔弗雷德用手硬掰了过来,“看着我亚瑟,”他开始严肃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就成这样了?”
  
  “真的没事,求求你不要再问了,好吗?”亚瑟请求,更准确的说是在哀求道。
  
  阿尔弗雷德不再说话,他轻轻的放下手,仍严肃的看着亚瑟。
  
  “总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再哭了。不然,我的心里会很难受的。”他把手搭在亚瑟的肩膀上,将自己的语气缓和下来。
  
  亚瑟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哦对了,”见亚瑟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阿尔弗雷德舒了口气,提起自己追来的目的,“你走的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送你圣诞礼物。”
  
  听到这话,亚瑟惊讶地抬起头。他看见面前的美国人将手伸进衣兜,努力翻找着什么。然后,他掏出一个精致的白色纸盒,上面插着一朵粉红的玫瑰,里面的黑色心形巧克力周围是做工精巧的白巧克力花边,中心上镶着粗糙的大写英文字母“USUK”,。
  
  “这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做成的,第一次学做巧克力,难免会有些难看嘛。”阿尔弗雷德有些局促的解释道。
  
  亚瑟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漂亮的工艺品,这使他忽视蛋糕师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总之,圣诞快乐!一定不要再……”
  
  “谢谢!”
  
  “什……什么?”
  
  “谢谢你,阿尔弗!”亚瑟重复了一遍,并且难得的,温柔的笑了。
  
  “呃……没什么。”阿尔弗雷德呆呆的望着那个极其温柔的笑容,恍惚中听着英国人轻声的呢喃。
  
  “我很高兴,真的。”英国人的眼睛里似乎又闪现了泪花,“真的,谢谢你!”他再次重复着这句话。
  
  阿尔弗雷德又将手指贴在亚瑟的眼角,帮他擦干了眼泪。
  
  “只要你能感到幸福,就好,亚蒂。”他也温柔的看着对方,在心里的默念着这句话。
  
  06.
   “精神状况很不错。”当亚瑟坐在医院的诊室里时,他的心理医生弗朗西斯十分高兴的对他说。
  
  “最近你的状态一直很好,如果照这个状态恢复的话,过段时间你就可以停药了。”他对桌子对面的英国老友愉快的眨了眨眼。
  
  “话说,以前你的病一直时好时坏,这几个月恢复的这么好,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吗?”说完, 他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水。
  
  眼前的英国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他似乎下定决心,一字一句的慢吞吞的说道:
  
  “弗朗,我怀疑……我可能恋爱了……”
  
  “噗!”法国人差点把刚喝到一半的水喷出来,“所以,那件事是真的?”
  
  “哪件事?”
  
  “就你和你那美国小男友的事。”
  
  亚瑟瞪圆了双眼,“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朋友告诉我的,”弗朗西斯耸了耸肩,“先别提这个,你和那家伙进展的怎么样?”
  
  然后他就看到亚瑟一脸沮丧的抱住头,“我们并没有交往,只是我一个人在单相思而已。”
  
  “真是的,”法国人一脸遗憾的敲了敲老友的脑袋,“我的朋友们都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大胆去追啊,你以前的不良时的魄力呢?”
  
  英国人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又低下了脑袋:“算了,像我这样的人,还是不要给他添麻烦了……”
  
  “又来了,该/死的!”弗朗西斯有些生气的用力揉了揉亚瑟的金发,“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再有这种想法了,别再像个自卑的小鬼一样,好吗!”
  
  亚瑟正准备反讽一下,却被弗朗西斯眼睛里的严厉震住了。
  
  他听到对方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道。
  
  “亚瑟,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也始终相信,你和那个美国人在一起,一定会过得很不错。”因为你眼中的重新燃起的光芒出卖了你。
  
  “所以,拜托你也去争取一下自己的幸福吧!”
  
  亚瑟从没有见过弗朗西斯这么严肃的一面,心中涌出的暖流传向全身。
  
  “谢谢你!”他笑着说道,然后在心里悄悄感激着:“这么多年,真是麻烦你了。”
  
  
  弗朗西斯盯着虚掩的门,他的病人兼好友刚从那扇门走出。
  
  他回想起自己说过的那些话,话说得可能有些重,但他并不对此后悔,因为这都是他的真实想法。
  
  他亲眼看着亚瑟的长大——某种程度上他们胜似亲人。他看到了这个英国人从小到大生活对他的折磨——他那二十三年的生命中就没一天好过。
  
  上帝似乎与这个家伙结下了梁子 ,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真正的幸福,无止境的厄运压的他抬不起头,而自己却对此无能为力。
  
  现在,似乎一位天使看到了英国人的不幸,让他终于在第二十四个年月里遇到了自己的爱情。对此,弗朗西斯感到真诚的祝福。
  
  法国人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这家伙早就该摆脱噩梦了。”他这样想。
  
  07.
   下午四点,亚瑟又一次踏入蛋糕店的大门。
  
  六月的伦敦难得没有下雨,天空雾蒙蒙的,太阳发出的光芒穿过云层,化作淡淡的白光撒在古老的英式建筑的表面。
  
  蛋糕店经历了一年的风吹雨淋,早就不像第一次开业一样光鲜亮丽,但似乎是受了这个城市的影响,门楣上积攒了一层薄薄的灰烬,橱窗玻璃上多了雨点蒸发后留下的痕迹,之前格格不入的新鲜感,也与周围的平和融为一体。
  
  值得注意的是,亚瑟的心境产生了变化,曾经对生活毫无希望以至于对夏季景色无丝毫喜爱的他开始以欣赏的眼光看待周围,“街角的常春藤又长出新叶了啊。”他透过玻璃看着对面,思绪飘向远方。
  
  今天,他来到这里,还有个特殊的原因,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与阿尔弗雷德认识的一周年。
  
  “已经暗恋这么久了吗?”他禁不住地感到不可思议,一年前奇妙的相遇彻底转折了他的人生轨迹——从前那个自暴自弃的柯克兰看到现在的自己,一定会感到难以相信。自己的生活竟然开始有了希望,这是以前的自己从不敢想的。
  
  “一切都是因为他啊。”亚瑟瞅了瞅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最爱的蛋糕师似乎在准备着某个客户的重要订单。他转动转盘,在刚烘烤出的蛋糕胚子上涂抹一层又一层奶油。
  
  “以后,恐怕就再见不到这个熟悉的动作了。”一想到这,亚瑟的目光沉了下去。
  
  阿尔弗雷德的蛋糕店下个星期就要转让给他人了,从蛋糕师与朋友的交谈中知道,他的蛋糕店似乎因为亏本太大不得不关门,而他的父母迫切希望甚至逼迫他读完大学。于是,他要暂时放弃蛋糕师这个理想,准备动身回到美国。
  
  亚瑟的心里挤出一丝苦笑,自己的单向恋爱可能要以无结果而告终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和不舍可他并不埋怨阿尔弗雷德。如果没有这个美国人的存在,恐怕自己早就被黑暗吞噬了吧。
  
  ——能遇见他,喜欢上他,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亚瑟胡乱思索着,疾病带下的后遗症却不允许他思考——他的头又微微有些痛了起来。于是他决定停止思考,站起来走走。可当他抬起头时,他才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堵在他的身前。
  
  阿尔弗雷德将一个巨大的蛋糕盒子放到他的膝上。一个漂亮的巧克力奶油蛋糕正静静地躺在桌子里面。
  
  “生日快乐!亚瑟!”他咧开嘴,露出熟悉的笑容。
  
  “……”一时间,亚瑟惊地连话都说不出来,这个男人已经给过他多少令人意外的惊喜了。片刻,他才犹犹豫豫地开口:“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当然了,因为我是Hero嘛!美国人摆出一副想当然的表情,笑嘻嘻的接话道,“而且,今天是我们认识一周年,理应记得很清楚啊!”
  
  亚瑟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了,他笑了笑,想摆脱这种尴尬的气氛,“那我还真的要谢谢你了,英雄大人。”
  
  他的揶揄意外的使阿尔弗雷德红了脸,他别过了头,“那是当然了啦!”
  
  “那么,我要走了,感谢你的礼物,我会好好吃完的。”亚瑟正准备起身,却发现,面前的蛋糕师丝毫没有放他走的意思。
  
  他看到美国人有些局促不安的挠了挠脸,结结巴巴的说:“那个,过段时间我就要走了……你知道吗?”
  
  英国人垂下眼帘,“嗯……”他轻声回答。
  
  “那……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嗯?”英国人有些意外的抬起头,但随后又低下:“我有点……挺不舍的……但你的学业也很重要,所以我理解你……”
  
  “……就只是这样吗?”
  
  “……”亚瑟把头埋的更深了,他决定什么也不说最好。
  
  “那个……还有就是……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听到这话,亚瑟抬起来头,“你是我见过的最温暖明亮的人,可以说,我很高兴遇到你。”
  
  因为你带给了我希望,让我明白爱情的真实涵义。
  
  他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脸更红了,“那么……我能说说对你的印象吗?”
  
  亚瑟的心突然小鹿乱撞,他期待着,却又害怕着美国人接下来话里的内容。
  
  “从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刻起,我就感觉自己陷入某种奇怪的心情,你身上忧郁的气息牢牢抓住了我也心思。”
  
  “可直到那次圣诞节,你露出了最脆弱的一面时,我才明白那种感情是什么——”
  
  “想把你搂在怀里,想关心你,想疼爱你,想让你拥有幸福……这种感情一直延续到现在。”
  
  “但我害怕,害怕自己会伤害到你,所以我一直在犹豫,在徘徊打转,可现在,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亚瑟”,他坚定地看着对方,“你是否愿意接受我的爱,成为我的恋人呢?”
  
  在面前的人告白的这段时刻,亚瑟的早已经感到天旋地转,泪水潸然而下,打湿了他的衣领。朦胧中,他看到美国人单膝跪地,将一枚戒指戴在了他右手的无名指上。
  
  “或者说,”亚瑟在模糊中看到,那双他所认为的最灿烂的,照亮他生命的眼睛,此刻正在深情注视着自己。
  
  “或者说,你是否愿意嫁给我呢,亚蒂?”
  
  
  
  
  END.

后记:写了一个星期,终于写完了(摊)
这个故事的脑洞来源去年春天某一天去蛋糕店买蛋糕时无意中看到蛋糕师做蛋糕的情景。
一开始本想写蛋糕师英sir(这样兴许很有趣)但忽然想到了这个双向暗恋的脑洞
为什么说他们的爱情是”奇异式”的呢?因为第一次见面的一见钟情+长久的暗恋而促成的爱情的结果可以说是很奇妙了(bu)
或者可以这么说,这就像是在黑暗的人迷茫的人忽然发现的夺目的光芒渴望而不敢靠近的心理历程
这里也诠释了我对米英的想法:无论是哪个时空,只要他们见到彼此,就一定会在对方的心里留下美好的影子,而命运的红线总会让爱情开花结果(真的是很传奇了啊,还有点狗血怎么破。。。)
其实写这篇时,自己也有点想哭,可能文章里没有体现,但文中的亚瑟的和与他相似的人的境遇真的使人感到心疼。
“想疼爱他,想让他感到幸福”这也是我的想法,于是就让阿米代我实现了。
这篇文章让我感到有些抱歉的就是,把英sir弱化了,下次尽量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就到这里吧,我们下篇文章见。

评论 ( 5 )
热度 ( 56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