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史诗级婚礼

by米粒
  
  *国设米英 ,有红色组,啾花组,美食组友情向出没,注意避雷
  *可能有部分借鉴于各类关于婚礼的文。
  *如有bug请在评论下留言
  
  阿尔弗雷德·F·琼斯计划结婚只是一刹那的事情。
  
  他曾经用一百多年的时间长大成人,惹毛他的英/国抚养者,然后耗费两百多年的时间追求之前被他差点气死的前任监护人,后来花费五六十年来谈恋爱。等到他身边的国/家都开始成双成对的领证,他才发觉,自己该结婚了。
  
  于是在一场大汗淋漓过后的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斜射入窗户,阿尔弗雷德睁开了眼。他偏过头,看着旁边的英/国恋人。
  
  “亚瑟,我们结婚吧。”
  
  起初,半睡半醒的英/国人并不明白阿尔弗雷德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眨着泛着雾气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向他的美国男孩。
  
  等到他渐渐清醒时,他才明白美/国人话里的巨大信息。
  
  但是他却和平时一样,丝毫没什么感情变化,一脸平静:“哦,那就结吧。”
  
  本以为亚瑟听到这个爆炸性消息可能会震惊到从床上摔下来的阿尔弗雷德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他的内心此刻一阵狂风骤雨。他感觉自己的耳朵肯定是出了毛病,不然,这还是他那个扭扭捏捏,费尽心思才追到手的英/格/兰吗?
  
  面对美/国人和心情如出一辙的夸张表情,亚瑟解释说,他早就在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把他骗/上/床时就做好了结婚的打算。
  
  噢!该死!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被这个狡诈的英/国人耍得团团转。“既然你有这打算,为什么不早说?”
  
  “我怕吓跑你,小屁孩。”亚瑟嘲弄地看着他,发出一声嗤笑。
  
  然后阿尔弗雷德就像被刺激到一样拉开被子,大声嚷嚷着露出手臂上的肌肉,要向英/国人证明自己成年男子的气概。亚瑟一只手死死按住被子,另一只手握住美/国人的呆毛,狠狠揪了一下。“闭嘴!要证明自己不是小鬼的话,现在就赶紧准备!不然我就把你的岛揪下来!”
  
  
  亚瑟一边给自己的烤面包抹上李子酱,一边不耐烦地听着阿尔弗雷德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唠叨——美国人似乎在产生结婚这一念头时就有了无数的奇思妙想。他一边描述,一边兴奋地手舞足蹈。
  
  “婚礼的中心就定在时代广场,到时候,在广场中心的大荧幕上,将展示咱们的最浪漫最震慑人心的罗曼史。那时我会让全球两百多个国家共同直播这一伟大时刻,广场上空将会有六辆直升飞机扯出条幅,撒下最鲜艳的玫瑰花……”
  
  “拒绝。”
  
  “什么?”
  
  “我说拒绝,阿尔弗。”
  
  “噢,别啊亚蒂!”阿尔弗雷德哀嚎一声,“这是个多么了不起而美妙的计划!你就这么狠心拒绝你那帅气未婚夫提出的精彩绝伦的天才想法?”
  
  “你太自恋了,阿尔弗雷德。”亚瑟对他皱着眉,“首先,你应该知道,我们作为国家的身份不能被普通人知晓,你做的这么高调迟早会暴露自己的。第二,你的计划太张扬了,而我又同时讨厌张扬……”
  
  听到亚瑟如此数落自己的计划,阿尔弗雷德沮丧的垂下了头,“那好吧,全球直播就免了吧,其余的……”
  
  “一律取消。”亚瑟避开那双充满委屈的蓝色狗狗眼,狠下心来做出最后的决定。
  
  “不,亲爱的你不能这么做!”阿尔弗雷德叫了起来,亚瑟却犟着脾气坚持己见 。
  
  他们争吵了四十多分钟,直到美国人吞下第三份培根,他们才商讨出最后的方案:除了部分人,其余的国/家国家意识体都可以参加;可以录个直播,但范围不能太大,并且,婚礼举办的地点和部分重要的流程必须由亚瑟定夺。
  
  
  亚瑟一步步缓缓地走进白/金/汉/宫,在他的美国恋人超强的行动力下,一切都进展的井然有序。所有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差双方上司的点头同意。阿尔弗雷德的上司自然不用说,毕竟谁也管不住超/级/大/国下定决心的行动。 只差亚瑟这方面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女王面前。
  
  女王优雅地坐在靠椅上,尽管已经白发苍苍,脸上刻满了皱纹,但她的威严气场仍不减当年。她目光柔和地看向亚瑟,温和的说:“有什么事情吗,英/国?”
  
  亚瑟恭敬地微微弯下了腰,语气中却有些许不自然,“嗯……是这样的,女王陛下……美/国向我提出了求婚……我来向您……”
  
  “你们要结婚了?”女王突然从座椅上站起的动作着实把亚瑟吓了一跳,“哦,天哪!终于盼到这一天了!我真高兴!” 她走到亚瑟面前,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什……什么?”亚瑟一脸懵逼,所以,女王陛下不但不反对他和阿尔弗雷德的婚礼,还貌似大力支持?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女王用遮掩不住的兴奋目光盯着亚瑟。
  
  “下……下周,地址就在美国东海岸的一桩玫瑰别墅里。”亚瑟有些局促的答道。
  
  “最近正是玫瑰绽放的季节,真是个浪漫的小伙子!”女王高兴的夸赞着,随后又是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遗憾的是,你们没有在英/国的大教堂里结婚,想当年我和菲利普……”
  
   女王又开始断断续续地谈起甜蜜的往事。亚瑟闭上嘴,尽量忍着不去打断女王的话。他很难想象,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女王陛下居然也有一颗粉红的少女心。
  
  “总之,祝你们幸福,英/国,”女王忽然回归了正题,“等到你们结婚的那一天,我会在youtobe上向所有国民表达我对你们的祝福!”
  
  “谢……谢谢您!”亚瑟的耳尖微微泛着红色。女王的祝福让他的心里涌过一股暖流,但女王的做法也同时让他感到无奈。
  
  “原来喜欢张扬的不止阿尔弗雷德一个吗?”他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举行婚礼的日期很快就到了,一大清早,亚瑟就开始忙碌起来。
  
  “检查一下还有什么没带,你的戒指带了吗?”
  
  “当然带了。”阿尔弗雷德又往身上洒了点男士香水,“洒的香水够多了吗?”
  
  “差不多了。”亚瑟在领口别好花后,又帮阿尔弗雷德理了理领结。
  
  美/国人顺从地任由亚瑟摆弄,一边用探究的眼光盯着亚瑟。
  
  “怎么了?”亚瑟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眼光后,疑惑地抬起来头,“我的脸上有东西?”
  
  “不是,就是在想,亚蒂你应该试试那条洛丽塔风格的婚纱,就是有很多蝴蝶结的那条,你穿上去一定超……唔啊啊啊啊!”
  
  “闭嘴,小混蛋!”亚瑟朝美国人的肩膀上狠狠锤了一拳,“这件事门都没有!”
  
  阿尔弗雷德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一边露出迷人的笑脸:“真是可惜,不过你的这个造型也蛮好看的。”说完,他微微低下头,在英国人梳的光洁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诸君,我喜欢身高差/////)
  “行了,别闹了。”亚瑟转过身,掩饰住自己微微泛红的脸颊。“拿上车钥匙,准备走了。”
  
  “好嘞!”听罢,美国人面带笑容地走出了门。
  
  
  与此同时,在纽约郊外,国/家意识体陆陆续续地走进婚礼现场。
  
  “没想到美/国那个死胖子居然也会结婚,真想一水管直接让这里变成葬礼现场。”一个角落里,伊万·布拉金斯基正微笑着发表恐怖的宣言。
  
  “首先,你的体重不比美/国轻在哪儿,其次,希望你别在这个喜庆的场合给我添麻烦。”王耀将一块水果蛋糕塞在伊万嘴里,沉声说道。
  
  “唔,只是有点不爽而已。”伊万皱着眉,含糊不清的回应说。
  
  “今天过后,你们爱去哪儿打去哪儿打,我可懒得管你们。”王耀抿了一口手边的葡萄酒,心里评价这酒还不如二锅头好喝。
  
  到来的国家越来越多,熟人见面,大家的气氛也越来越活跃。
  
  罗德里赫坐在别墅大门附近的钢琴边,掀开了钢琴盖,弹奏起来——他是这场婚礼的钢琴演奏者,“一切都进展的很好,很完美。”他微微眯着眼睛,手指在钢琴上灵巧的翻动,“希望没有任何人捣乱,尤其是……”
  
  “嗡——”一声刺耳的吉他声打断了罗德里赫的乐曲,“女士们先生们,在这个热闹的现场,让本大爷我为大家高歌一曲!”基尔伯特扯着破锣嗓子大声宣告自己的存在,随后,他开始大力扫着吉他弦,唱起了重金属。(普爷唱重金属应该很好听。。。吧。。。)
  
  “果然……”罗德里赫一边用手捂着耳朵,一边在心里不住地批判着这种不高雅的音乐。
  
  台下的国/家的耳朵显然饱受到了摧残。一些观众喧闹着让普/鲁/士青年下台,另一些则将手中的水果扔在他的周围。 伊丽莎白看不下去,冲上了台,揪住基尔伯特的耳朵,用比他的歌声还高十几分贝的声音怒吼道:“给我下来!别打扰罗德里赫弹琴!”
  
  
  刚到场的阿尔弗雷德和亚瑟,面对这混乱不堪的场面,画风是凌乱的。
  
  亚瑟恨不得现在就掐死弗朗西斯——他是这场婚礼的主持兼代理,曾经他夸下海口,要带给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一个最浪漫最难忘的婚礼。
  
  “还真的是‘令人难忘’啊。”亚瑟在心里愤愤地想。
  
  忽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在高呼:“新郎新娘来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光都汇集到了他们的身上,亚瑟感到一丝尴尬,他转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
  
  “别紧张,别紧张。”阿尔弗雷德抓住了他的手,安抚似得用力揉搓。可他的神色明显更加慌张。他的双颊微红,说话断断续续,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笨蛋小鬼。”亚瑟不禁在心里笑道。
  
  就在这时,弗朗西斯就像故意和亚瑟作对一样,猝不及防地高声说:“有请新郎新娘上台。”
  
  混乱之中,一双不知道是谁的手把不明状况的亚瑟推上前。
  
  亚瑟险些被推得摔倒在地,他本想掉过头看看是哪个混/蛋推了他,但他的恋人紧紧握着他的手,大踏步的迈向红地毯。他只好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他听到罗德里赫开始弹起婚礼进行曲,其中似乎还夹杂着别的乐器的声音。“天!那是苏/格/兰风笛?还有,为什么会有二胡的声音?”
  
  红地毯两旁站满了国/家,他们欢呼起来,把玫瑰花瓣大把大把地撒向这对新人,有的甚至将整朵的玫瑰直接砸在亚瑟头顶。
  
  “小香,不要再拍我了!”亚瑟用没有被阿尔弗雷德握住的手,遮掩着闪光的镜头。这根本不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婚礼。他的婚礼本该是庄重的,神圣的,可这种神圣和庄重早就被这一场场闹剧破坏殆尽。
  
  “该/死的!”现在他真想立刻吊死自己去见耶稣。
  
  
  最后,伴着多到要淹没他们的玫瑰花,他们站在鲜花拱门的正中央。
  
  弗朗西斯开始面对着稿子“巴拉巴拉”地念起了台词。直到读到关键时,他走过来,站在这对恋人的面前。在场的所有人立刻安静下来。
  
  “阿尔弗雷德·琼斯,”他收回微笑,难得严肃地问到,“你是否愿意带走亚瑟,爱他,忠诚于他,不再伤害他,无论经历多少坎坷磨难,都愿意始终不渝的陪伴他,和他度过未来的漫长岁月?”
  
  “我,愿意!”这之间,阿尔弗雷德仿佛生怕误了什么,一直认真听着,直到最后一个尾音落下,他才用自己的最真挚的感情,掷出深沉的回应。
  
  “很好,”弗朗西斯点了点头,又看向亚瑟,“那么,亚瑟·柯克兰, 你是否愿意追随阿尔弗雷德,爱他,忠诚于他,一直信任他,无论经历多少坎坷磨难,都愿意始终不渝的陪伴他,与他面对迷茫而未知的未来? ”
  
  “我愿意!”亚瑟回答的果断而干脆,在他和阿尔弗雷德初次相见时,他就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交付在了年幼的孩童身上。和过去的几百年一样,只要在他的爱人身边,他就从不畏惧被迷雾遮掩的未来。
  
  “好,”弗朗西斯和周围的国/家意/识/体鼓起了掌,“那么,请双方互换戒指。”
  
  亚瑟拿出戒指,等待着,可阿尔弗雷德丝毫没有任何反应。他愣了一下,然后迷惑地眨巴着眼睛望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急了,他张着嘴,对他比着“戒指”的口型。见美/国人仍没什么反应,他就把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圈成圆圈,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来回抽插。
  
  见状,年轻的美/国男孩的脸“刷”地一下变成了红色。
  
  “这……这不是新婚夜里才做的事吗?”他用手夸张地指着法/国人,结结巴巴的大声说道。
  
  全场先是寂静了片刻,随后传来了响亮的嘘声,一些人开始敲起了桌子。
  
  “阿尔弗雷德你不会和亚瑟连三垒都没上吧!”台下不知道哪个国/家起哄起来,周围的人立刻附和了起来。
  
  “胡说!我和亚瑟早在一百年前就……哎呦呦!”阿尔弗雷德的脸被狠狠捏住,使劲拉扯着。
  
  “你个傻/瓜给我闭嘴!”亚瑟的脸此刻也像蒸熟的龙虾一样红的冒烟,“快交换戒指啊笨/蛋!”
  
  在台下宾客的大笑声和锅碗瓢盆的敲击声中,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才为对方互相带上戒指。
  
  “好了,好了,”弗朗西斯好不容易憋住笑,招呼大家保持安静,“只剩下最后一项,请双方开始接……”
  
  没等弗朗西斯说完,亚瑟掰过阿尔弗雷德的头,恶狠狠地和他吻了起来。
  
  “可恶!”亚瑟恨恨地想,“估计这几个月都会成为那帮家伙的笑柄,干脆破罐子破摔,起码在这方面不能再输!”
  
  场内的欢笑声和敲桌子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些人情不自禁的把手高举起来。
  
  阿尔弗雷德觉得这是他输得最惨的时刻,“回去一定要在床/上好好惩罚这个家伙。”唇齿相依中,他在心里自言自语起来。
  
  一吻过后,亚瑟放开阿尔弗雷德,抹了抹嘴唇边的印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怎么样,” 他喘息着说,“感受到我的爱了吗?你毁了我浪漫的婚礼,我就非要让你难堪不可!”
  
  “噗,”肺活量惊人的美/国人很快恢复过来,听到这话,笑出了声,“那我应该赞赏你,是吗,亚蒂?”
  
  “你在婚礼上的表现令我很不满意,”亚瑟对他挑起了眉,“我最后问一次,你到底愿不愿意爱我,和我结婚?”
  
  忽然,阿尔弗雷德伸出胳膊,紧紧搂住了亚瑟,压的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地说,“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你结千次万次。我愿意每天都对你宣誓,在过去、现在、未来都始终深爱于你。我……”
  
  “够了,别再说了。”亚瑟笑着,眼眶却湿润了起来,“我一直都相信着这些,行了,不要再像个小孩子一样了。喂,别在我的肩上蹭眼泪,这身衣服很贵的,小笨/蛋。”
  
  
  结束主持后,弗朗西斯端了杯红酒,走到王耀桌前。
  
  “你觉得这两个家伙怎么样?”他和王耀碰了碰酒杯,笑着问道。
  
  王耀叹了口气,目光直直的盯着远处吵吵闹闹的新人——阿尔弗雷德一脸灿烂的将亚瑟打横抱在怀中,亚瑟则脸红地敲打着美/国人的胸口。他们周围,是一群凑热闹的吃瓜群众。
  
  “就是一对烦死人的情侣而已。”王耀咽下杯中的酒,对弗朗西斯无奈的笑着。
  
  “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祝福这两个家伙百年好合吧。”
  
  
  
  FIN.
  
  后记:这篇其实是在六号开始写起,磨磨蹭蹭的一直写到现在(。)
  曾看过一些太太写的婚礼,发现大家都写的好华丽,于是就想恶搞一下D
  本来想写的搞笑一点,可惜我的文笔太苍白无力,只能写出这种不太好吃的玛丽苏风味狗粮。。。
  这篇就当是情人节贺文吧,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 ( 63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