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圣诞假想

by米粒 

*国设米英 

*这其实是圣诞贺文,除夕才写完。。。

*aky式阿尔弗

*这个作者不懂圣诞节的来历,随便编的,就原谅她吧(bu)

*【】里均为回忆 

 

【“英/国,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吗?”摇曳的炉火附近,稚嫩的孩童眨着天蓝的大眼睛,一脸天真地看向他面前的金发青年。 

 

“当然有啊。”年轻的英/国人揉着怀里孩子的金发,对着他好奇的神色,温柔地抿起嘴角。“每当圣诞节来临,上帝就会派穿着红衣服的圣诞老人,在夜里爬进烟囱,给孩子们带来他们最盼望得到的圣诞礼物。” 

 

“前提条件是,”他顿了顿,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只有好孩子才能得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哦。” 

 

“英/国,我也是个好孩子,对吧!”孩子焦急地拽了拽英/国的衣角,眨着闪闪发光的眼睛询问道。 

 

“好孩子就应该早点休息,”英/国抱起年幼的美/国,把他放在他的小床上,“乖,该睡觉了,不然到时候圣诞老公公就不会送你礼物了。” 

 

“英/国,你能看着我睡觉吗?”美/国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闷闷不乐的撅起嘴唇,向英/国央求着。 

“好,好。”英/国无奈,只得坐在他的床边,一只一只数着羊。直到美/国的气息渐渐平静下来,他才轻轻地吻了吻美/国的额头,然后吹灭了小床边的蜡烛,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 

 

 

“所以,这个问题你就一直纠结到现在?”橙色灯光照射的餐桌前,英/国放下刀叉,挑着眉看向对面狼吞虎咽的美/国,“吃饭时斯文点,注意礼仪。” 

 

“在家里谁还管那么多!”美/国咽下自己嘴里的烤火鸡后,用叉子叉起一块烤布丁,“而且圣诞老人的传说不是你给我讲的吗,你总不能在这些小事上骗我吧?” 

 

“……”英/国无言以对,他还真的在这种小事上骗了美/国。 作为家长,总会在孩子小的时候耍些小小的心思,撒个小小的慌,以此来管教孩子,但他真的不敢相信美/国居然会相信这个谎话几百年。

 

“都多大了,还想着圣诞礼物这种东西,圣诞老人可只给小孩子送礼,难道你承认自己是小鬼?” 英/国对美/国坚持的态度感到好奇,他故意不挑明事实,开始暗暗试探起了美/国。

 

“就人类年龄上看,我甚至还没到喝酒的年纪。”美/国一本正经地发表自己的言论,似乎自己正在某个国际会议上,“按常理,我似乎也有权利作为孩子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 

 

“得了吧,伙计。”英/国发出一声嘲笑,“两百多年前你可不是承认自己是小孩,怎么现在就忽然口了?如果你只是想要圣诞礼物的话,你可以直接去找芬/兰,虽然我保证瑞/典会立刻打爆你的头。” 

 

“嘿!Hero可不会做这种不正义的事情!”

 

“是吗,Hero?,”英/国用一只手支起脑袋,玩味地盯着美/国,“你还记得吗,圣诞老人只会给乖孩子送礼物,可就你这些年挑起的事端来看,你表现的一点也不乖哦,坏小子。” 

 

“如果我不是个乖小孩,那么绝大多数原因都归根于你,不良老哥。”美/国眯了眯眼,以同样玩世不恭的态度反唇诘讥道。 

 

“呵,”英/国笑出了声,“还真不愧是我带的,都是披着光鲜脸皮流/氓。” 

 

“好了,小混蛋,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今天你提起这个圣诞传说,到底想干什么?” 

 

“……也没想做什么,”美/国收回刚才危险的口气,用手托着脸,鼓起了腮帮子,“就是感慨一下,小时候的我,每到圣诞节时,床头的袜子里总会塞着礼物,可自从长大后,即使床边仍摆着相同的袜子,第二天里面也总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怪让人失望的。” 

 

“恐怕,”他轻笑一声,似乎在自嘲一般地自言自语,“伤害了他人的我真的不算什么好孩子吧。” 

 

英/国没有在说什么,他心不在焉地用刀摆弄着盘子里的培根,思绪回到过去。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圣诞老人,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伪善者的欺骗而已。实际上,幼年时期的美/国收到的圣诞礼物,都是他这个假办的圣诞老人送的。为了弥补幼时美/国长期见不到自己的糟糕情绪,他总选择送礼物的方式安抚孩子的心情。 

 

每一次,他都会听到照顾并监视美/国的人告诉他,美/国的情绪很稳定。对此,他表示十分满意。“这个孩子,就永远这样傻傻的住在我为他编织的梦幻摇篮里吧。”英/国时常想。

 

很遗憾,事情总不会按照英/国的想法进行。那个孩子,最终还是对准他的哥哥拿起了枪。英/国遭受了被他最看重的殖民地,最心爱的孩子的背叛,他感到愤怒,他在雷电中嘶吼,在暴雨中感受心滴血的感觉。他的泪水顺着面颊滑落,却只能眼睁睁地在朦胧中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远去。

 

从那以后,他就再没给美/国送过圣诞礼物。

 

后来,他和美/国的关系慢慢缓和,他不再以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这个已经成熟的超/大/国。自然,他也不可能再玩装成圣诞老人送礼物这种幼稚的把戏。

 

但他从不知道美/国会因此介怀这么久。

 

“英/国,英/国?”美/国伸出手,戳了戳他面前走神的英/国人。

 

“啊?”英/国被吓得抖了抖。他对美/国眨了眨眼睛,“抱歉。”他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英/国,你最近有些迟钝啊,是步入老年的原因吗?”美/国也对他眨着眼,打趣道。

 

“该/死的谁老了!”

 

“哈哈哈哈哈!”看着英/国因为生气而皱成一团的眉毛,美/国一扫之前脸上的忧郁,毫不客气的对着英/国大笑起来。

 

“可恶!刚才我为什么要怜悯你这种家伙!”英/国恼怒的抱起双臂,“亏我还在那儿替你这个长不大的小鬼着想!”

 

忽然,美/国收回了他的笑容,“你是真的在为我着想吗,英/国?”他对上英/国的视线,语气意外的认真起来。

 

“那么,你觉得,今年,圣诞老人会给我送礼物吗?

 

“这……”英/国说不出话来,他该不该告诉美/国,圣诞老人只是虚谬的童话,该不该告诉美/国他该面对现实了?

 

最后,他选择了他惯用的手段——

 

“也许吧,说不定圣诞老人会看你可怜,大发慈悲地钻进你家的烟囱。”英/国又一次面不改色地说了谎。他想,谎言也许是他伪装自己,与人社交的最顺手的工具了。

 

然后,他看到面前的美/国男孩高举双臂,欢呼起来。

 

“只是也许而已!”英/国连忙给他泼了盆冷水,“别抱太多希望!”

 

听了这话,美/国人露出了令人脸红心跳的迷人微笑。

 

“有你说这些,就足够令我相信了。”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这么说着。

 

结束了圣诞大餐,看完了焰火,美/国难得没有熬夜打游戏,早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不知过去多少个钟头后,黑暗中,房间的门“吱”一声开了一条小缝,英/国悄悄潜入美/国的卧室,站在美/国的床边。

 

房间里没有点灯,仅仅凭借窗外投入的微弱的点点霓虹灯的光茫才能看清屋里的大致轮廓。美/国的房间的布置一向很简洁。一张书桌,一个储物柜,一张巨大的King Size的床,床上睡着睡姿极为难看的美/国青年。

 

英/国看向床头——那里果然放着一只口袋大小的红袜子。“还真的是……孩子气。”英/国在心里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纸盒,盒子里放着两只陶瓷娃娃,一只穿着红色的制服,一只穿着蓝色的*。

 

英/国是在逛礼品店时无意中发现的。他觉得这两个娃娃太眼熟了,熟悉他们就像熟悉自己,他们的身上仿佛赋予着某个时代——他和美/国之间最不愿提起又最重要的历史交点。

 

于是英/国像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指引,情不自禁地买下了他们。但在付款的那一刻,英/国就后悔了。这个东西对他一点用都没有,只会像一根刺,带着丝丝轻微但让人无法忍受的刺痛扎在他的心上。

 

也许,这组瓷人送给美/国会更好。英/国有这样的想法,可在面对美/国,他却怎么也说不出送礼物这种事。

 

正好,今天美/国提到了这个圣诞传说,他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再次假借圣诞老人的名义,送出这份礼物。

 

他将这个纸盒压在袜子上方——纸盒的体积对于塞入袜子来说还是太困难了。端端正正的压好之后,他又帮美/国盖好被子,即使美/国房里的暖气开的很足,但难免会有着凉的风险。做完这一切后,他就再无事可做了。但他似乎不想早早离开,他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美/国。

 

美/国的呼吸很平稳,神态放松,还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看样子他现在很容易睡着,也睡得很香。小的时候,他只有握住英/国的手,才能进入梦乡。

 

看着熟睡的青年,英/国不禁用手抚上美/国英俊的脸庞。那张年轻还带着稚嫩的脸蛋似乎在变得越来越棱角分明,隐约开始散发成熟男人气息。在这时,英/国才发现,曾经紧跟在身后的天真无邪孩子,真的在慢慢消失。他从美/国的身上越来越找不到从前的影子了。

 

在这种时候,说不感叹,惋惜,绝对是不可能。美/国的前身,也象征着大/不/列/颠过去的繁荣。曾驰骋于大西洋,成为海上第一霸主,霸占世界各地绝对数量的殖民地……却像被石子激起的水波,最终趋于平静。

 

于是,英/国只能从曾经的殖民地,尤其是自己最理想的殖民地身上,回忆自己过往的荣光,以此来满足自己可怜的虚荣心。这只会使他那个所谓的最自豪的前殖民地感到十分不满。

 

因此,每次做/爱时,超/大/国总会强迫被干/的神志不清的英/国对上他的视线,“看着我,英/国,”他说,“看清楚,我是美/国,美/利/坚/合/众/国,不是你的北美殖民地。”

 

“可你对于我来说,真的只是曾经的殖民地,现在的盟友吗?”英/国在心里摇摇头,国/家不能存在感情,他之前就因为这犯下过严重的错误,以至于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

 

同样的错误不能犯第二次,英/国在心里默念道,如果又一次萌生出这样那样的感情,那就直接把他们埋在心底,烂在骨头里。

 

可是他的手还是停止不住地抚摸美/国,金发青年仿佛带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禁不住的受他吸引。“或许是因为那双眼睛太蓝的缘故吧。”他抚上美/国的眼眶,眼前浮现出美/国人蓝的澄澈的眼睛,恍恍惚惚之间产生这样念头。

 

忽然,他的感情不知从哪里迸发了出来。他弯下腰,像过去那样,轻轻地在美/国额上落下一吻。这个吻如羽毛飘落到水面,丝毫不引起波澜。美/国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英/国的全身却因感情的波动而颤抖着。“该结束了。”他想,就像十二点的灰姑娘,“该离开了。”他悄悄地转过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他的后衣摆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向后拽去,重心一个不稳,使他狠狠地跌到床上,被一个结实的身体强压在被褥里。

 

那双他最钟情的蓝眼睛,此刻正发着危险的光芒。

 

“现在,”美/国笑着看着他身下无比惊慌的英/国,“我是能不能动手拆开自己的礼物呢,亲爱的圣诞老人。”

 

 

 

FIN.

 后记:迟了,抱歉,简单总结一下。
这其实就是个圣诞贺文,除夕才写完,望原谅。。。
在这里我要补充一下我心目中的国设,我心中的国设是炮友关系,不谈恋爱,只谈钱。但他们其实是相互暗恋,互揣小心思,自以为是单恋实际上早闪瞎了全世界的眼睛。。。
所以,我会很少写恋人设定的米英。因为他们不是恋人,他们只是狼狈为奸干坏事的互坑盟友。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