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不特殊调情

by米粒

*国设米英,私心红色,极东友情向,西法,典芬,独伊,家暴夫夫

*原作《只许吃我的巧克力》重写,别去找原来那篇,会被辣到眼睛的。。。

*短打小甜饼

 

英国觉得今天他的牙齿总是无缘无故的疼痛。

 

这并不是吃了一大盒巧克力的原因,他想,家里甜品的甜度早已足够使他的牙齿烂掉,而它们出乎意料的完好无损。区区一盒低浓度的酒精巧克力还不足以毁掉他的牙齿。

 

那么,他牙痛的原因,也许就出在是“今天”了。

 

这不是往常的一天,尽管仍召开了无趣而乏味的会议,尽管他和那几个老家伙又像往常一样吵了一架,但每个人手中的巧克力盒和缎带充分说明,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对,没错,这该死的,情人节。

 

英国孤身一人,气鼓鼓的瞪着前面。所有人都成双成对,只有他一个单身汉坐在这里煞风景。而与他同样单身的,他的盟友,炮友,烦人的超大国,现在又不知道在哪里。

 

他的对面,意大利正在给德国投喂巧克力,德国那张一成不变的猛男脸居然泛起了红晕;他的隔壁,法国正和西班牙调情,他们把嘴亲的“啵啵”向,并不知道自己这一行为已经辣到多少人的眼睛——也许只有他一人的;远处的角落,芬兰正在给瑞典整理衣服,天知道这张冷冰冰的脸是怎么样抓住了北欧男孩的心,而他们旁边的丹麦似乎很想抱住挪威狂亲,可只收获了挪威毫不留情的一踹……

 

天哪!这群基佬简直要紫的发光!

 

英国迫不及待要离开这里,为什么他面前景象就是群魔乱舞,而不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情侣谈恋爱——这起码不会使眼睛那么难受。好在,中国坐到了他的前面,挡住了他的视线。

 

“英国,今天你居然是一个人,这很难得啊。”刚一开口,中国就说出了他不想提的话题。

 

“彼此彼此,”英国尖酸地回应说,“今天你竟然不和你的俄罗斯男朋友在一起,这也很难得。”

 

听到这话,中国挑起了眉,一脸鄙夷道:“我和布拉金斯基同志可比你和那个美国佬的关系正常,英国死基佬。”

 

英国觉得,中国人唯一令人感到讨厌,就是他直言直语的作风。

 

“行了,”他换了个话题,“谈谈正事,你知道俄罗斯在哪里吗?”

 

“刚才我把他放出去和美国打架了。”

 

“……”英国实在无法理解太平洋沿岸这三个大国之间的外交方式,“你不怕他们失手按下核按钮?”

 

“没关系,”中国翻了个白眼,“这里既不是白宫也不是克里姆林宫,更何况他们的上司会妥善安排核武器的使用。”

 

“怎么,你想你的美国小男友了?”中国揶揄道。

 

“严格的说,他并不是我的男朋友。”英国一脸正经的辩驳着,但中国只是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好了,不和你多聊了,我还有事要做。”他摇了摇手中的巧克力,“有人给我送礼物,我家有句老话说:礼尚往来。现在我该去回礼了。”

 

没等英国答话,他就站起来,大踏步地走到远处的日本桌前,然后,将巧克力盒“啪”地拍在了日本脸上。

 

“可怜的家伙。”英国在心里为那个的亚洲国家默哀了三秒钟。

 

会议室里的气氛越来越高涨,“没准他们会当众做起来。”英国恶意满满地想。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到处洒满粉红泡泡的场面,正好杯子里的茶喝完了,他索性借着这个理由一头扎进了茶水间。

 

茶壶里的水冒着热气,模糊了跳跃的蓝色火焰。英国随意地靠在冰箱旁个,把玩着手中的巧克力。

 

他想找到美国,就是为了把这份烫手的礼物送出去。他们不是情侣,但依照私人关系来看,美国算是和他最熟悉的人,他理应应该送一份礼物给他,不论是情人节还是愚人节。

 

这像是恋人才做的事,他想,而做出这种事会使他很难堪。美国会欣然接受这份礼物,对他来说,好的东西自然要高兴地接受。可这对英国不同,他绝不希望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收到具有特殊意义的东西。

 

所以他想见到美国,把他带到一个僻静的角落,例如这个茶水间。但现在,他却连美国的踪迹都不知晓。他的心里越来越烦躁,并不知道有个身影钻进了房间,正悄悄向他靠近。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嗨!”

 

英国被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正好撞进上美国人的视线。

 

美国笑着看他,露出了一口漂亮的白牙。他的脸上又肿起一块淤青,衣服被揉的皱巴巴的,上面沾满了尘土和草屑,看起来显然是经历了一场恶战。英国叹了一口气,放下巧克力。用手将衣服上的脏物轻轻扫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美国目不转睛地看着为他忙碌的英国人。

 

“没什么,只是在烧水准备泡我的红茶而已。”他不紧不慢地说,“另外,想办法躲开那些忙着谈恋爱的国家。”

 

“你也被那些家伙摧残到眼睛了吗?”看着英国紧皱的眉毛,美国不禁笑出了声,“那些家伙总会想方设法利用一切因素证明爱情,我看得都要吐了。”

 

“我可不相信爱情,”英国无所谓的说,“我只相信耶稣,还有性。”

 

“那么,你是否愿意在这个美妙的日子里,与我共度良宵?”美国假装绅士的向英国人发出邀请,一边暗示性地眨眨眼睛。

 

“没门,”英国根本不理会这一套,“在这个日子里,我只想举起火把,烧死那些秀恩爱的家伙。”

 

“加我一个,”美国举起了手,“他们的确需要正义的火焰。”

 

然后,他们就再无话可说,茶水间再次陷入了寂静,令人尴尬的寂静。

 

“你的身上有一股酒味,”美国忽然地说,“你又喝酒了吗?”

 

“没有,只是酒心巧克力。”英国摇了摇头,“浓度极低,并不容易让人喝醉。”

 

“是谁送的?”美国像是发现敌人的小警犬,立刻提高了警惕度。他的情绪变化太快,连英国都感到难以应付。

 

“只是法国给的巧克力而已,那个花花公子收到了太多来自世界各地美女的巧克力,他好脾气的西班牙恋人出于各种原因自然不会让法国都吃完,于是他就分了一盒给我。唔……”

 

美国忽然压过来,吻上了他的嘴唇,舌尖轻舔他的唇瓣,粗暴的撬开了他的牙关,细细地舔舐他的牙床。英国不甘示弱,用灵巧的小舌勾住了他的舌头,贪婪的汲取他口腔里的空气。他们吻得缠缠绵绵,难舍难分。直到英国感到呼吸困难,他才先一步推开了美国。

 

他们喘着粗气,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又是美国先开口打破了僵局:“那盒巧克力是谁的?”

 

“先别管这个,”英国拉过美国的领带,温热的鼻息打在了美国的嘴唇上,“刚才你无故失踪了那么久,把我一个人落在一边,你应该受到惩罚。”

 

“再来接吻吧,”他说,“吻到室息为止,看看谁坚持的时间最久。”

 

这才是我们情人节该做的事。

 

 

 

FIN.

 

后记:

系统提示: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已被踢出FFF团。

 其实这个去年刚入坑就写过一次,可惜我的小学生文笔毁了那篇文,后来我重新写了一次,发现没啥进步。。。

有朋友在评论里问起后续,后续就是,他们的确没上床,因为他们在茶水间直接做了起来,他们做的天翻地覆以至于水开了都没人管,好在英国人及时关了火,不然就酿成悲剧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05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