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关于爱

“我爱你,亚瑟。”

“美利坚,什么是爱?”英国的这个问题让美国措不及防。

“爱是一种如此玄妙而不切实际的东西,像信仰,像希望,”他顿了顿,说,“像由人民凝结的感情诞生出来的你我。”

“人类总把这种从脑中莫名其妙产生的感情定义一个名字,然后大张旗鼓的挂在口头。可他们真的明白爱吗?这毕竟不像金钱这种物质上的东西那么容易理解。你说你爱我,那么,爱究竟是什么?”

“我能换个答题方式吗?”美国笑道,“毕竟我不擅长做文字理解。”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想看着你,想抱你,想抚摸你,想在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为熟睡的你泡红茶,或在午夜的满天星辰下与你相拥而眠。我还想在你不经意间亲吻你的前额,就像这样。”

他微微俯下身,轻轻吻在英国人的额头上。

评论
热度 ( 28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