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关于傲慢

我从小就崇拜英国,因为他那无与伦比、无可替代的傲慢气质。

虽然有时候这种过于偏执的傲慢会令他狂妄,令我厌恶。

他总是带着他的傲慢,站的笔直。无论是在船上,还是在谈判桌前,他都用他让人嫉妒的自信力完美的解决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事端。

哪怕是在战争中,哪怕他的一只眼睛已被德国的炮弹炸起的碎片弄瞎,他的身体被无数的子弹穿过,他依然转过身,对我露出那个傲慢的微笑。

然后,他伸出两根手指,向我比了一个V型手势。

“Victory(胜利)——”我在心里默念这个词,在炮火掀起的尘埃中,扛着枪追上他的影子……

黎明的曙光还未出现,黑夜依然笼罩在欧亚大陆的每个角落,

希望在无休止的阴雨里丝毫没有踪迹,但我们坚持它就在那里,就像我们始终坚持我们固执的傲慢一样。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