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关于愚人节

“情人节是谎话的糖衣,愚人节是暗恋的密匣。”

很遗憾,阿尔弗雷德并没有诗人的多愁善感,愚人节对他来说只是个节日,有趣的,整蛊人的节日。

不过诗人有一点说对了,愚人节的确是暗恋者告白的好日子。阿尔弗雷德心潮澎湃,他把一只玫瑰藏在怀里,站在办公室门口,静等一次“偶遇”。

亚瑟·柯克兰,学生会会长,老师的得力助手,阿尔弗雷德眼中的马屁精。只要有机会,亚瑟总会揪出他的错误罚他写检讨,而只要有机会,阿尔弗雷德绝不会让他过得舒服。

他们互相对付对方两年,天知道在第三年爱神丘比特抽错了哪根筋,把象征爱情的金箭射进阿尔弗雷德的心中。阿尔弗雷德不爽的想,喜欢上这么一个令人操/蛋的家伙兴许是上帝的诅咒,他小时候就不应该把家里的圣经扔进泥坑。但是,幸或不幸又有谁知道呢?

阿尔弗雷德嚼着口香糖——他刚吃完芥末味的薯片,需要些什么东西缓解一下味蕾,顺便清新一下口腔。他有些紧张的搓着脚,时不时来回走动——“自己的样貌很不错,衣服很整洁,领带是正的,玫瑰很完美没有掉落一片花瓣。我现在很完美,简直帅呆了,没有谁会拒绝我,再说今天是愚人节……”他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可额头上的汗充分暴露了他的内心状况——可怜的男孩。

正在他走来走去的时候,他的肩膀被人从后拉住:“琼斯,你在这里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明显被吓了一跳,他转过来,面对他原本想假装碰到的,却把他先行拦截的心上人,结结巴巴地开了口:“呃,这么巧啊……”

对于阿尔弗雷德拙劣的演技,亚瑟翻了个白眼:“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来找你凑个热闹。”

“如果真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阿尔弗雷德一把拉住亚瑟的胳膊,“先等等,我有件事要和你宣布。”

“正好,我也有件事要告诉你。”

“那,你先说?”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的应和道。

“你先吧。”

于是阿尔弗雷德深深吸了口气:

“我喜欢你!”

他们异口同声地喊出这句话,声音一致到把自己都吓了一跳。亚瑟瞪大双眼站在那,阿尔弗雷德甚至忘了掏出怀里的玫瑰。他们彼此傻看着对方,幸亏亚瑟先做出反应。

“不是玩笑?”他问。

“不是玩笑,”阿尔弗雷德说,“毕竟我把安全套和润滑液也带来了。”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