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关于情敌

阿尔弗雷德一生中最精彩纷呈的一次经历就是把他的情敌上了。

他在头痛中深刻反思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可怜他的脑细胞量过于稀少,留存在他记忆里的只有性爱,性爱和该死的绿色眼睛。那是柯克兰的眼睛。

他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脸,这让他和他的兄弟们怎么交代?借了哥们的革履西装原本只是为了泡到霍妮·布朗那个富家小妞,可上面却沾满了他和老对手亚瑟·柯克兰的精液。弗朗西斯和他的那帮损友会笑死他的,而他竟觉得有一丝丝骄傲。

阿尔弗雷德连忙下床,拧开水龙头,给自己的可怕念头泼冷水。“赶紧收拾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走出去。”阿尔弗雷德试图冷静地对自己的身体发号施令。但手机突然响起的嗡嗡声差点吓得他踉跄在地。

他尽量平稳地划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弗朗西斯的号码令他放松下来。他按下通话键,正准备调侃几句,一声熟悉的清冷声线顺着电波传来。

“喂。”

 

于是他们就见面了,阿尔弗雷德不禁在心里咒骂上帝和弗朗西斯。那个混蛋究竟干了什么蠢事才被柯克兰骗走了手机。“说不定是抢的。”阿尔弗雷德想起了亚瑟·柯克兰以往的所作所为,不禁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被他在脑中反复强奸的金发男人此刻正悠闲地靠在车旁划拉着智能手机,丝毫看不出昨夜情事中的狼狈不堪。他抬头扫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眼睛里满是讥讽和调笑之意。

“怎么,”他抿了抿嘴唇,“你瞪我干什么,还在想着昨晚吗。”

“并不,”阿尔弗雷德板下面孔,他尽量保持着沉稳和严肃的成年人形象,以申明自己情敌的身份。“昨夜的事我权当没发生过,如果愿意决斗的话我乐意奉陪,总之布朗家女婿的身份我决不会拱手让人。”

“谁会在意那个,”亚瑟·柯克兰突然大笑起来,他支起身子,目不转睛地盯着阿尔弗雷德就像野兽盯着猎物,“看着我,男孩,别躲躲闪闪的,你真的能忘的了昨夜,那淫靡的,腐烂的,美妙的……”

“够了,”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他的津津乐道,差点再次捂住自己的脸。上帝啊,他才只有十九岁,为什么要让他过早的踏入成年人的生活呢。纵使他在大脑里早已把柯克兰的衣服扒光过千百遍了。

“好吧,操,”他绝望的喊出声,“他妈的亚瑟,你到底想要什么?”

柯克兰弯了弯粗眉,不怀好意的笑着。他拽住了美国人的衣领,鼻息打在他的脸上,语气中暗示萦绕在美国人的耳垂附近,用好听的口音说着最粗鲁的话。

“我想要你,”他说,“比起那个那个棕发美国妞的乳房和屁股,我更想要你前面那根,怎么,情敌,接受吗?”

此篇小小的致敬一下挞老师

评论
热度 ( 18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