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Black Gun

“狙击手。”我默念。


“的确是狙击手,职业狙击手。”当和他的右手相握时,我触碰到他虎口处的老茧。


那个男人的目光太锐利了,纵使他拿以嬉皮笑脸隐藏了他的性情,可那双锋利的眼睛太容易暴露了。


“哼,没准是故意的。”我抱了一小棵圣诞树,微笑着递到他手中。今天是圣诞节,耶稣受难的日子。


金发碧眼的年轻人接过漂亮的冬青树,灿烂的朝我微笑着。是亚瑟柯克兰吗,很好,我记住了。他把晃荡出来的狗牌收回衣领,拍了拍手中的树干走出了店门。


我目送他消失在一个拐角,扯开了微笑。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阿尔弗雷德,你在第一天就故意将自己暴露无遗。


今天是圣诞节,也是最后一次流血突围的日子。


我在爆炸的阴影下漫步,任由哀嚎声在后方炸裂。我擦了擦衣服上的碎屑,把占满血的小刀藏在身后。暗杀成功,突围顺利,最后只剩下我一个还在这片危险的三角区。


我刚要离开,却感觉忽然有什么顶着我的脑袋。


“别动。”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我抬了抬头。“怎么,琼斯先生不回家过圣诞节,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过来看看我亲爱的花店老板到底为我制造了多少麻烦。”身后的人轻笑着,挑衅着回答。


“还真是抱歉,警官,我的那棵圣诞树还不错吧。”我一动不动,但不由得笑出声。


“很棒,”他轻声回答,“不过你似乎误会了什么。”


“我不是警察。”


我仍无动于衷,等待他接下来的把戏。


他不说话,却将枪口缓缓下移,移动到背部左侧。


“能让整个圈子闻风丧胆的柯克兰,竟误认为一个同盟为警察,你也不是那种传说般的人物嘛……”


“狙击手。”我突然说。


“狙击手……”他愣了一愣,“对,没错,狙击手。”那声调笑穿过我的耳膜。


“所以,”我感觉我背后的枪管向前顶了顶,正好穿过我的心脏位置,“我的枪穿过你的心脏了吗?”


“嘭。”他轻喊。


意识流,圣诞快乐!


评论
热度 ( 16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