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甜甜的补课呦【上】

这是新粮

烂大街的补课梗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85分;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80分;路德维希·贝什米特;95分;本田菊,93分……”

“阿尔弗雷德·琼斯,58分,不及格!”

于是,在数学考试后的一堂课上,全班同学喜闻乐见地看到,他们优秀的班长阿尔弗雷德一脸沮丧地从讲台上领取了他人生的第一张不及格试卷。

这真是人生一大阅历啊。

总算,在煎熬的45分钟后,下课铃按时响了。阿尔弗雷德正准备撤出教室时,柯克兰老师叫住了他。

“阿尔弗雷德·琼斯,现在到我的办公室来。”

于是,他的几个好哥们喜闻乐见地看到班里的男神,校里的校草阿尔弗雷德一脸哭丧地放下篮球。

这真是人生又一大阅历啊[好像哪里重复了(buni)]

“小阿尔,别那么灰心嘛~你想想,办公室play什么的……”弗朗西斯风骚地甩甩头发,色情而欠揍地说。

“闭嘴胡子大叔!又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是个行走的R18!我可不想给亚蒂留下坏印象!”阿尔弗雷德狠狠地打了他一拳,恼怒地离开了。

“真是的,哥哥给你提供这么好的建议,你却反手捅了哥哥一拳,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嘤嘤嘤嘤……”阿尔弗雷德才不理会弗朗西斯边哭边咬手帕呢,他只是飞速奔向前方渐行渐远的金发身影。

阿尔弗雷德喜欢他的数学老师亚瑟很久了,并且除了另一个当事人亚瑟,全班乃至外班都知道这件事情。腐男腐女们一边帮着阿尔助攻,一边收集着本子素材,而这些亚瑟全然不知。他只知道下课后,阿尔弗雷德总是缠着他问问题,而其他同学在旁边微笑着小声讨论……嗯,大家都很爱学习,但这笑容为什么会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进入办公室,阿尔垂下头,可怜巴巴地站在他的心上人亚瑟面前。

“阿尔弗雷德,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这次的题难度很小啊?前几次你失常发挥,我都忍了,可这次……最近上课也心不在焉的,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如果发生了什么就来找老师帮忙,不要藏在心里……”

其实,亚瑟这次也很生气,用他的同事语文老师王耀来说应该就是“恨铁不成钢”。阿尔弗雷德是他最喜欢的学生,积极主动,逻辑能力也很强。他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学生会不及格。一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吧,亚瑟担心到。

“还不是因为亚蒂你嘛……”阿尔小声嘟囔道。

“什么?阿尔弗雷德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亚……柯克兰老师,我没什么事啊哈哈哈,下次一定会考好的D”

其实,这还真得怪亚瑟。最近几天,他总是穿那套黑色西装,使他禁欲而迷人。
沙金色的短发蓬松柔软,祖母绿的眼睛似郁郁葱葱的森林,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发出富有磁性的伦敦腔,锁骨精致,柔和纤细的腰线在西装下若隐若现……好想推倒这小巧的身体,咬上锁骨,看这双眼睛蒙上雾气,听着这小小的嘴巴发出呻吟……每天,阿尔弗雷德总是眯着眼睛望着亚瑟,做着美好的白日梦,在亚瑟看来,阿尔只是在开小差。

“你已经说过无数个下次了,而下次就是期末考试,我可没那么多耐心”亚瑟皱着眉,看着面前的青年。阿尔神情越来越沮丧,他受到亚瑟讨厌了吗,可自己还没能得到他。

“所以,从这个星期起,你每周末都来我家,我亲自给你补。”

“什……什么?老师你在说什么?”

“好好听我说话阿尔弗雷德!我说,我下周给你一对一补课!”亚瑟有点生气,为什么面对自己时还走神啊......

“真的吗!老师我太感谢你了!”阿尔强忍着要抱亚瑟的欲望,学着本田深深鞠了一躬。

“也……也没什么啦,好了马上要上课快回去吧。”亚瑟脸红的催促起来,随后听见自己的办公室门被一个美/国人用力关住后,才舒了一口气。

刚才心跳加速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有这么高兴吗?”亚瑟叹了口气,却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的笑容。

与此同时,阿尔弗雷德飞速奔跑在走廊里,脸上挂着的笑止也止不住。他的眼睛里还泛着异样的光。

“说不定,两人独处是增进感情和告白的好机会呢。”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