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靠谱超/大/国

*涉及少量政/治黑话,慎读
*涉及杀戮天使,话说杀天真好磕。。。

*由于写的匆忙,没有在乎真实世界的时间差,请原谅

如今,美国的政/客可以分两类。

一类是保留美国英雄主义传统,视美国为世界领袖。他们四处演讲,带动狂热市民的情绪,间接抛售债券。另一类则是前者的对立面,拥有着杞人忧天的谴责意识,似乎和他们曾今的母国不列颠一脉相传。

这些人一般除了参政人员,还包括作家,明星,脱口秀主持人,youtober,随便的哪行哪业都有他们的身影,姑且把他们统称为政客。

他们在马路街头,电视节目,杂志报刊上的露面,对于华尔街的证券公司是盈利与损失的来回交汇,可对于广大人民来说则只是茶余饭后的娱乐,这其中包括美利坚本人。

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利坚的国家意识体,正悠闲地嚼着泡泡糖,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翻看纽约时报。一切毫无新颖,虽然新上司执政一年多发生了许许多多啼笑是非的大事,但仍脱离不了无趣,反而给他填了很多苦头。

“管他呢。”他放下报纸,走出办公室,一路边走边给他的老妈发推特,“估计英国那家伙还忙着吧。”于是他订了飞机票,顺便在路过总统办公室时把泡泡糖粘在门把上——他偶尔会搞这种恶劣的恶作剧,虽说无伤大雅,但会造成总统大发雷霆,给打扫的女仆增加一点负担。

他吹着口哨,开车去了机场。

英国的确很忙,不过忙得都是些烦琐之事。最近随着世界杯的结束,沸腾的世界也逐渐平静。法国佬赢了,这使他买的克罗地亚的赌注输得一干二净。他很想暴揍那个法国混蛋,但一想到这之后那家伙在欧盟里绝对不会混得太舒服这一点时,就觉得心里暗爽。于是他对着笑得一脸得意的法国人比了个中指。

他仍做着每天必做的工作,上班,下班,出席国际会议,陪女王喝茶,晚上翻翻和美国那家伙的消息记录,读两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或是狄更斯的小说。他像只嗡嗡的蜜蜂,勤奋地填补着无聊的生活。

因此当他回家,看到美国坐在他家的电视机前,看着电视,也没发牢骚。两个无所事事的人待在一起总比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有意思。

他换下西装,沏了两杯茶,端到客厅,坐在美国旁边。

“在看什么?”他把一杯茶放到美国桌前。

“没什么,在看你的国民正放飞我家上司的仿制气球,气球制作得很形象。”美国端起茶,喝了一大口,“烫烫烫……”他被烫地不断吐舌头吸气。

“刚沏好的茶,自然烫了,笨蛋。”

“啧……不过这茶的味道,不像你家的吧,像是东方的茶水。”美国无视了英国的白眼,皱着眉问。

“这几天中国的上司来我家拜访,中国顺便给我带了点他家的茶叶,喜欢吗?”英国打趣道。

“对我来说茶都是一个味道,都是苦涩的叶子水。”美国向英国吐了吐舌。“不过最近中国家的茶,我是暂时享受不到了,”他说,“这几个月里,那件麻烦事一直没有得到好的解决,只能和中国彼此干耗着了。”

“那真是遗憾。”英国放下茶杯,“中国表示,抛开政治,他还是很欣赏美国文化,想和你搞好关系呢。”

“我可不觉得他会这么想,”美国笑着说,“他恐怕更想狠狠敲我两笔。”

“喔,你这想法就对了。”英国同样地轻笑起来。

于是他们继续看电视,对着屏幕后的国家指指点点,打发着伦敦闷热的夏季。 
   
“俄罗斯原来最近在阅兵吗?难怪对我那么警惕。” 

“即使没有海军节,俄罗斯也对你关注颇多……你不会想去他家干什么好事吧?”

“嘿,我可不是这样的人!”美国表示反驳。

“……你只会派几架无人侦察机光明正大地勘察,对吧?”英国给予嘲讽。

“那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事!”

“说起来,我还是很喜欢俄罗斯的文化,尤其是他还是苏联的时候,很多歌到现在都忘不了。”美国叹了口气。

“你可千万别把这段话说到白宫,小心被炒了鱿鱼……其实我应该把这段话记录下来的,当成威胁你的工具。”

“无耻的流氓老大国,”美国咂了咂嘴,“我才不会露马脚给你,想都别想。”

“我当然不会对白宫的朋友们说这些话喽,”他补充一句,“毕竟我还要在那里工作嘛,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政/治正确。”英国补充了他的话,然后他们都大笑了起来。

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穿梭于千百年之间,诞生,成长,互相残杀,经历了大风大雨,最后归于平凡俗世。

他们是国家,却也是普通的人,陪着诞生他们的土地和子孙延续的普通人。

“……我们或许已经拥有了作为国家意识的伟大自然力量,所以最终无法参入人类统治者的方略。像这样安静也很不错,尽管安静太容易麻痹我的神经了,过于安静使我不安。

我们不需要过多地参入人类之间的明争暗斗,也不会被允许干涉太多。不过说到底,美国的上司先生未免对我们的女王太过不尊重,竟然走在女王陛下的前面,令人气愤……

我看到有人这么比喻:自然用她带有轻蔑的怜爱目光看着她怀抱里的耀武扬威的人类,就像一个母亲看待一个无知的孩童那样的眼神……我觉得这似乎也能用到‘国’的身上,因为我们同样像个家长,看着自己的一代代后裔……

不过这个比喻不能用在美国身上。他根本不适合当家长,因为他更像个孩子,甚至比他的国民都更像个小屁孩……”

英国在写这段时故意念出了声。

“喂!”那个美国“孩子”摘下耳机,回过头,对着他的英国“家长”反对道:“我可不再是个小鬼了,不要把小屁孩的名头压在我的头上!”

“哦,那你现在是什么,小阿尔弗?”英国放下日记本,对着美国揶揄道。

“我可是靠谱的成年男子。”美国笑着给出答案。

他最近正在玩RPG,刚才那句就是RPG人物的台词。

意外的,英国没有讽刺美国。他顿了顿,然后眨了眨眼,看着他的美国大男孩,一字一句地说:

“你可是靠谱的、总对男朋友撒娇的、永远也长不大的大男孩啊。”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