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粟

什么?名字挺高级啊,但还是一颗米粒

【米英】美利坚97.8%的幼稚

七夕贺文吧,还是国设,与上一篇对应
  是米英没错,又一次写了老妈子英和小孩子米
  上一篇: 英格兰2.2%的疯狂
  
  
  美国只有两百多年的寿命,对于我来说,他只是个小鬼,这很显而易见。因此即使他有一副成年人的身躯,却仍塞满了小孩子的灵魂。
  我可以用五十英镑打赌,美国有97.8%的幼稚。我没有把话说太满,因为他偶尔会露出一种……该死的成年男性的魅力。
  不过他还是个孩子,这可以保证,完全可以保证。
  他喜欢看电影,英雄电影,不论是漫威还是DC。他可以把美国队长的经典台词记下来,更喜欢穿超人蠢兮兮的红色内裤。他总喜欢看电影时骂脏话,大喊“干他娘的”或“正义万岁”,不过他没有被其他人叫骂和摔爆米花,因为美国的电影院里有成千上万和他同样的观众。
  但这次和他一起看复仇者联盟3首映的时候,美国意外的没有喊“干他娘的”和其他一切脏话,他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还都蹭到了我新买的风衣领子上。
  他大哭,他咆哮,他的眼睛红肿,他说他要吃冰激凌。
  “冰激凌?”我拽开了他,整理自己被揉得皱巴巴的衣服。
  “对,冰激凌。”他泪眼滂沱地看着我,“现在只有冰激凌能拯救我。”
  “……”我沉默了片刻,“美国,你应该知道,你中午单凭一个人就解决了两份烤羊腿,刚才又独自解决一桶爆米花,我不认为你的胃还能坚强到再撑下一个冰激凌。”
  于是美国继续用泪眼看着我,我承认,我受不了这种攻击。“好吧,”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行,哪里有卖冰激凌?”
  然后美国人欢呼着拽着我跑出了电影院。
  坐在西雅图玻璃大楼的最高层,我向下俯视玻璃地板下来来回回行走奔跑的人群,然后盯着美国和他桌前大碗的冰激凌,又叹了口气,感觉要把这一千多年来堆积的浊气全部吐出去。
  “美国,我来西雅图,不是来和你看电影然后在高级餐厅吃冰激凌的,”我抓了抓头发,继续说,“总之,我不是来和你约会的,我是来完成之前的交易,歼击机交易。”
  “你完全可以在亚马逊*上办到任何事,只需要一部手机和无线网,”美国放下勺子,笑看着我,“而不是亲自坐在这里,仿佛在和我约会。”
  “拜托,美国,”我抓头发抓得更凶了,“我要的是歼击机,可在亚马逊上只能买到超级飞侠的玩具模型。”
  “好吧,那么我将亲自带你参观飞机工厂,供你选购,”美国露出标准的公式化笑容,“我可以为你打九折,还会贴心地为你准备好印有美国和英国国旗的白瓷茶杯作为赠品,不过不是现在。”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站起来怒吼,发现周围人都在看我,我只好尴尬地坐下小声骂道,“他妈的美利坚,你,现在,到底想干什么?”
  “和你约会。”美国笑得恬不知耻,我真想把他的门牙揍下来。
  我认命地趴倒在桌子上,“阿尔弗雷德·Fucking·琼斯,有时你的情绪变化之快真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议。”我对他恶狠狠地讽道。
  “我只想干些什么找找乐子,好缓冲我的心情。”美国咬了一口巧克力冰激凌后,又放下了勺子,“复仇者联盟真让人难过……”他开始闷闷地叹气。
  “如果复联3让你这么难受的话,你应该写封邮件给漫威公司,用你白宫议员的身份让导演拍他们通通复活。”
  “为什么?”他睁大了眼睛,“这样不就和提前知道剧情一样没什么意义了吗?”
  “为的是让和你一样的爱哭鬼少流眼泪。”趁他还没发作,我连忙把头埋在臂弯里,忍不住偷笑。
  
  在美国迷上英雄电影前,他还是个欢脱的牛仔。三十年前,他总是参加德克萨斯州的骑牛比赛,时常像一头小牛一样开心地叫唤,然后和德克萨斯性感的女郎跳舞跳到深夜。那时的他身上总带有一种咸中带甜的体味,以及牧草的味道,他经常穿着打了补丁的牛仔裤和磨出破洞的旧夹袄,挥舞着他那顶破牛仔帽,站在牧场里对我打招呼。我总是开车去德克萨斯,看着美国男孩抱着一把木吉他,在满是星星夜晚的靠在栅栏边唱着乡村的歌。
  “一会儿就轮到我了。”这次我们不在某个牧场,他站在骑牛场门前,把帽子交给了我,我看到他在兴奋地傻笑。
   场外的观众热火朝天,我看到在众人的嘘声中,一个牛仔被摔下来了,小丑*马上跑过去维持秩序。
  “祝你好运,牛仔。”我拍了拍他的肩,他对我比了个v型手势。
  我听到播音员开始说话。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下一个挑战者,来自纽约州的阿尔弗雷德·琼斯。这个纽约的阔佬儿,花花公子哥儿,浪荡子,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精彩的表演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希望他不会被摔折腿而哭爹喊娘。”
  “到我了。”他用拳头碰了碰那个呲牙咧嘴的牛仔,然后对我微笑,“该死的,我真讨厌那家伙的介绍。”于是他上了战场。
  我跑到观众席,看到美国正好骑在了牛背上。“好家伙,真是一头凶狠的大牛,”播音员说,“只要这位琼斯骑过二十八秒,他就会成为德克萨斯万众追捧的新星,虽然我并不相信。”我看到棕红色的公牛涨红了眼,在黄沙铺成的骑牛场疯狂的上窜下跳,美国男孩随着大牛疯狂颠簸,但他就像长在牛背上一样,始终摔不下去。他还腾出一只手,对着观众席挥了挥。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随着播音员的声音落定,美国华丽地跳下牛背,匆匆对观众鞠了一躬,然后飞速跑下场,任由观众席爆发出响亮的欢呼声和穿着滑稽灯笼裤的小丑前来维护秩序。
  “噢我的老天!琼斯真让我感到惊讶!我收回刚刚说的话,这真是了不起的新秀人物!!”播音员的惊叹声被场下热情观众呼吼所掩盖。
  但美国没有停下匆忙赶路的脚步,挤过前来祝贺和拥抱他的人流,拽着我的手带我飞跑着离开了这里。
  等到终于没有狂热的群众跟随时,美国气喘吁吁地放下我的手。“怎么样?”他抹了把汗,期待地问我。
  “什么怎么样?”等到我喘过气来,我反问他。
  “表现,我的表现怎么样?”他开始着急了。
  “嗯,还不错。”我眯着眼看他,“勉强给个B-。”
  “嘿,我明明值A+。”他不服气地撇撇嘴。真是个小鬼,我想。
  于是我抿嘴笑着地捏了捏他的脸颊,收到他充满报复性的一吻。
  
  新的世纪有了新的任务指标,我们不能总钻进牧场偷闲。但偶尔,美国会借着工作拉我去看和复联三类似的他所喜爱的英雄电影,或是带着我溜进某个知名歌剧院的屋顶,以另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听完整场歌剧。他不再做骑牛这档子工作,却保留了牛仔天性里快活。
  但这只是偶尔,更多的时候,只会有我一个人坐在修剪得当的玫瑰花园里,品一小壶茶,翻看当天的报纸和夹在日记里的美国的信。
  “哟吼!”一个人在我的耳边学着牛仔叫喊,我被吓了一跳,然后看到了美国那张傻兮兮的脸凑在我面前。
  “美国,如果你把我的心脏吓出什么毛病,我有权要求你赔偿精神损失费。”我严肃地说。
  “然而今天的伦敦的天气却意外的灿烂。”他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我站起来,用下巴狠狠抵在美国人的肩头,他搂住我,在我的腰部慢慢摩挲。
  “美国,别在我正拿着《柏拉图哲学》*时用你的那玩意儿戳我。”我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挥了挥手中的书。
  “柏拉图早入土了,而且这里也不是希腊。”他隔着衬衫,轻轻揉搓着我的腰,“更何况,我很想你,非常非常想你。”
  我们不经常说情话,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情话多半是脱口而出的谎言。但美国,不,是阿尔弗雷德小孩子气的发言意外的戳到了我心中微小的一点。我忍不住笑了,拉开美国,对他说:“你真是个不会掩藏自己的小男孩。”
  “总比你好,”他赌气地说,“疯子绅士。”
  “幼稚鬼牛仔。”我回敬道。
  然后我锤了锤他的肩膀,接着抱着他在午后的伦敦阳光下和他忘情地拥吻。
  美国有百分之九十七点八的幼稚,相当于百分之百。但我已经忍受了他四百多年,并且,我觉得我能够始终忍受下去。
  
  
  
  FIN.
    

  *亚马逊:美国最知名的网上购物机构,相当于中国的淘宝
  *小丑:源于《断背山》作者安妮·普鲁的作品中的设定,类似于管理狂躁的牛和给大家逗乐的职位。
  *《柏拉图哲学》:其实是空间里的梗,我认真读了读,发现包括柏拉图在内的古希腊学者认为男性与男性的爱是最真挚的,但男性和男性做/爱是污秽的不纯的,大概是这么个意思,我也不太懂
  
  
  
  
  后记:这是我这个假期最后一篇米英了,817我们开学(……)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写米英这样的相处方式,回顾我之前的小作文我发现我对米英的认知由最初的恋人到炮友最后到啰嗦老妈和他两百斤重的熊孩子(……)
  噢,对了,没黑复联,因为第三部的确让人伤透了心(圈外人士说)
  总之七夕快乐,四个月后见,这之间大概会再写关于系列的段子嘻嘻嘻
  
  ps:希望能涨粉到140,强迫症被这么吊着简直太难受了(闭嘴别妄想了←_←)
  
  

评论 ( 4 )
热度 ( 109 )

© 一粟 | Powered by LOFTER